掌贵

番外六

类别:女生小说 作者:弱水西西 本章:番外六

????下人很快来禀,说两位少爷是去了纪家。

????程紫玉又开始无语叹气。

????纪家离得不远,是做太湖水产的,程家和工坊每日吃的水产都由他家送,所以两家走动很近。李纯这几年又迷上了钓鱼,所以常跟着纪爷一道出太湖。

????孩子们常去纪家,对垂钓没兴趣,可五岁的念北却很喜欢那家三岁半的女儿小鱼。

????原因也简单:第一次去纪家,小鱼便捧来一大碟子他们从没吃过的美味糕点。他们当时就喜欢上了那可爱懂事,像糕点一样好看的小鱼妹妹。

????后来念北回家跟紫玉说起那糕点就流口水,让她找人去做。

????程紫玉回他:小鱼的娘是北方人,那手艺不一样,江南厨子做不了。若他喜欢,下次她再带念北去吃就是了……

????从那开始,念北就挂念上了纪家和纪家小鱼。

????小鱼妹妹长得像她娘,和米粉团子一样白净,比自家安安好看多了。安安老是哭,可小鱼妹妹从不,还懂事,还能干。

????她会带着他和昀儿采菱角,拔莲蓬,还教他们抓了蚯蚓去钓螃蟹。总之,每次和小鱼在一起,是最开心放松的时候。

????嗯,他和昀儿掐架时,小鱼妹妹还总会拉架并数落他二人。那个叉腰的样子,真是既可爱又懂事。

????他觉得,小鱼将来做媳妇倒是挺好的。不过他此刻还太小了,等长大了,他就娶小鱼吧!

????自打他有这个想法后,便对好客的纪家越来越满意。

????人都说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欢喜。小鱼的娘好像挺喜欢他,每回一见他便要来抱……

????男女授受不亲,他可是要娶小鱼的,那怎么行?

????每回他都只能在纪夫人伸开双臂时,拉着小鱼转身就跑。真真是累。如何避开这个热情的丈母娘,成了每回去纪家最大的难题。

????而且,念北还发现了一件事。

????娘吧,她和爹一样,似乎很喜欢纪家呢!

????有时候就连他去何家玩,回来娘都要数落他几句,可只有每回去纪家,不管多晚,不管玩得多脏,娘从不多说一句。

????他想去纪家时,娘也不拦着,反而还总让他捎带些东西去纪家。

????怪哉,怪哉,娘这么默许他去纪家找小鱼,是因为也认同小鱼做媳妇吗?所以每回不让自己空手去,就是为了帮自己讨好将来的丈母娘?

????娘真是……有心了。

????不过,有一次他在纪家跟小鱼爬树摘桃,瞧见娘和纪夫人手挽手散步时,他才知原来娘和纪夫人感情那么好……

????纪夫人是娘以前的朋友吗?

????念北突然觉得心头一块大石放了下来。

????如此,他与小鱼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既有一起长大的情分,还有大人们的亲密情分,以后他去提亲时,小鱼娘哪怕不愿也不好意思拒绝吧?

????……

????程紫玉此刻一听那孩子又去了纪家,便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

????既然南巡很快将至,她得做的准备也多了起来,派人去王家何家和别院分别传过话,又叫来了管事吩咐找出七年前南巡的准备单子来后,李纯也回来了。

????“娘!娘你回来了?安安和爹爹也回来了!”

????一串笑声传来,安安趴在了李纯后背,眼睛笑成了月牙。

????“安安想娘了没……安安,你爹是不是又带你去飞飞了?”程紫玉刚上来的喜悦一下被薄怒取代。

????“没,没有。安安去吃糕糕了。吃的还是锦绣楼的粉糕糕。是吧,爹?”

????李纯连连点头,急急应是。

????“当娘的面还撒谎!瞧瞧你的头发,都湿了!”尤其那几根刘海,全都耷拉在了额头上,想不注意都难!

????程紫玉一眼就看出这父女俩有问题。

????这小丫头人虽小,可毛病不少。

????一是懒,二是馋。而最大的毛病却是爱玩爱冒险。

????所以往日里,她不是躺着被抱着,就是被背着。不是在吃着,就是在玩着。李纯乐意惯着她,越发助长了她的坏毛病。

????这样的梅雨季,是这小丫头最最讨厌的。既讨厌雨丝轻飘飘,风一吹就一脸,也讨厌弄湿弄脏了鞋子。

????哪怕外边有好吃的,她也不愿动弹一下。她若是馋,宁可磨着她爹去买回来吃。所以此刻说什么去锦绣楼吃,那是绝不可能的!

????能让她冒雨出门的,只一个理由——飞飞。即李纯带着她行轻功。越是翻着滚着往上腾,越是折腾地头晕眼花,她越是高兴喜欢。

????程紫玉在闭关前就警告过了,少飞飞,少嘚瑟,多讲故事多学理。

????可显然,她不在的这段时间,父女俩也是不亦乐乎,今日这明显是没想到她提前出关,这才被她逮了个正着。

????程紫玉气得拿了个靠枕砸向了李纯。

????“我闭关前怎么说的?这是个女孩子,不是念北!野成了不着调的鸭子以后性子可怎么收?第二,说过下雨天别带安安出门,淋雨着了凉又要咳嗽了。还有,好的不教还教撒谎!小小年纪就敢糊弄亲娘

????,你这个当爹的还与她合作!有你这么当爹的?……”

????李纯连连解释说不算是撒谎,只是没说全。他们确实吃了锦绣楼的糕点,只不过是边飞飞边吃;又说孩子还小,可以以后再收性子;今天雨丝不凉,不会病的,总之一切都是他的错,他家安安是好孩子……

????程紫玉闻言更气,又是连砸了好几个靠枕出去。

????“娘,娘,安安想你了!”安安探出小脑袋咯咯笑。

????“安安来,娘抱抱。”绵绵的叫唤一出,程紫玉心软无比,一下没了脾气忘了唠叨,赶紧打开了手要抱。

????可那安安却是一下缩回脑袋,两条小腿紧紧缠住李纯,小手还到他肩上拍着,示意他赶紧躲开。

????“……”程紫玉手臂落空,有几分牙痒。

????李纯则哈哈大笑,安安见他一笑,很配合跟着笑得前仰后合。

????“我家安安最乖,一见爹爹被骂,心疼地马上出来帮忙。真不枉费爹爹这般疼你。”父女俩笑倒在了大大的圈椅里,讨人厌却又看着很和谐。

????程紫玉哼了一声,儿子油滑,女儿更好不到哪里去。

????果然全家都只坑她一个!

????李纯见好就收:“安安,快让娘抱抱,爹爹带了你好久,手臂酸了,抱不动了。”

????“安安给爹揉……”那小丫头一听,赶紧一脸认真伸出了小手。

????程紫玉强吞一口气。她在工坊忙了几天,这臭丫头怎么不知道关心自己?不但没来揉一下,连基本的问候都没有……心酸。

????李纯看着女儿,眸中柔情满溢。

????他凑到丫头耳边,只说了两句,安安便看向了她娘露了个笑,随后两条小短腿摆过来,伸出两截嫩藕般的手臂,“娘,抱抱。”

????她双眼弯弯的模样,在程紫玉眼里分明就活脱脱一小狐狸。

????到程紫玉怀里才擦干了头发的功夫,小丫头便睡着被奶娘给抱走了。

????李纯乖乖上来给程紫玉按肩。

????“惺惺作态!”

菲律宾ag集团|注册 ????“为夫诚心可表天日,绝无作态之说。夫人闭关多日,不但辛苦,也想苦了为夫。为了排遣孤寂,只能将所有精力忙于带娃。眼下夫人出关,为夫也就神清气爽了。敢问夫人,不知有何是为夫可以帮忙效劳的?更衣?还是沐浴?”

????“老没正经,我且问你,刚与安安说了什么,让她改了主意来找我抱的?”

????李纯笑出声:“我告诉她,娘不高兴了。若她再不好好表现,只怕以后娘便更不放心我们爷俩在一起,也更不允许带安安飞飞。而要是娘不放心,那恐怕从此以后都不会闭关,而是要看着安安了……安安聪明,一下领会了。”

????“臭丫头,没良心!”

????“为夫有良心!”李纯从怀里掏出了一根发簪,“我亲手做的第一件陶品饰物,给你的。你瞧瞧,还不错吧?”

????程紫玉本还以为是根玉簪,这一瞧才发现是挂了白釉的陶簪。简单灵动的流云纹,还挺合她胃口的。

????李纯这两年才学了点制陶手艺,能做到这个水准,是花了大功夫了。

????“中规中矩。”她还看见李纯头上也有一根同样的,显然是对簪。

????她是喜欢的。

????所以话虽这么说,手却还是拿着簪子插到了髻上。

????可李纯却抓了她手:“所谓无事献殷勤,夫人猜为夫想要做什么?”他凑近了来:“簪了还得取。多麻烦?”

????程紫玉知他只为讨好,笑着推开了他。

????“说正经的,我收到了太皇太后的信,你也一定收到皇上信了吧?怎么说的?你过几日是否要忙?”

????“夫人英明!”

????言归正传,皇帝确实也递了信来。

????除了告知南巡人马将会来荆溪,让他做准备,还请他与当地衙门一道负责荆溪和方圆百里的治安防务。

????说是下月会调一卫人马交到他手上,让他看着布防。太皇太后恐怕会住一阵,届时人手便不动了,留着保护太皇太后。

????这是小事。两位大主子都要住程家别院,原本防务上便马虎不得。

????即便朱常哲不说,他也得将荆溪治安暗地里捋一遍。既然给了人手,那便更方便了。

????“皇上特意点了程翰林随行,所以二哥二嫂也会一道南下。”

????程紫玉大喜。

????蒋雨萱生了程家长孙,那侄儿比安安大了两个多月。家里所有人都还没见过那小家伙!朱常哲这个恩典来得正是时候。

????“可惜入画回不来。”

????这两年,入画和蒋雨萱分别将京城的工坊和程府都打理地井井有条。两人情同姐妹,两位兄长也比早年能干了许多。

????尤其是大哥,今年春入画又有了孕后,大哥便主动接下了工坊一半的事务,跟着入画边学边做。入画说了,他长进非常,按着这个进度,等她到孕后期,应该便能放心休养了。

????近来荆溪无事,何氏想念儿子孙儿孙女,本打算进京陪着的。此刻南巡将至,她计划只能搁置。程紫玉也劝她索性等皇上回程时蹭皇家的船走,正好到京过冬过年,等着入画生产……

????这边两人正说着话,下人来报,说是少爷回来了。

????重点是:只回来了一位。

????还是纪家给送回来的。

????程紫玉直觉有问题,刚要追问,便见念北怂乎乎一步一顿挪进来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纪家下人回话爽快:“两位小少爷在纪家打了起来。两人被拉开后,何小少爷怎么说也不肯再来程家,也不肯和李小少爷一辆马车,所以,贵府小少爷便由纪家车送了回来。”

????程紫玉大惊,再一瞧念北,只见其一身泥污,头发全湿不说,发间还粘着两张树叶,怎么看怎么狼狈。

????何昀那小子就从没不尾随念北的时候,往日赶都赶不走,可这次不但不肯来程家,连与念北共坐一车都不肯,显然是有缘故。

????而且……打架?念北这家伙心思多,一般能用脑子时绝不轻易动拳头,又是什么事让他这般激动?

????程紫玉拉过了念北,却见他身上虽脏,可显然并未吃亏。

????“我们夫人让转告,贵府小少爷全程占据优势,一点没受伤,让您不用担心。就是何家小爷被打了好几拳,受了点皮外伤,已经上了药。应该无大碍。”

????“……”这一刻的程紫玉几乎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无奈。

????而那丫头说到这处,竟是嘴角抑不住地上扬:“其中具体情由,还请夫人直接问过贵府小少爷。另外,我家夫人让您有空的话,随时去喝茶。”

????李纯得了程紫玉示意,直接去了纪家问缘由,而程紫玉则拖着念北就往后室去了。

????来龙去脉很快弄清。

????午后孩子们在一块玩,小鱼以主人之姿招待两位朋友。

????何昀却是来了句:“尽地主之谊光有女主人可不行,还得有男主人。我觉得,我做男主人,与小鱼一道来招待念北哥好了。”

????念北一惊,立马拒绝说不行。

????“怎么不行!我喜欢小鱼,以后要向小鱼提亲的!念北哥哥别闹,好好做客!”

????念北大怒,气上眉梢。

????他倒是没想到弟弟竟有这野心。亏他还小心翼翼守护小鱼,一肚子的话都只想等着长大了再提,此刻被人捷足先登,失了先机,这叫他气极。

????而且,昀儿这小子,竟然捂得那么严,自己到今日都被他蒙在鼓里,这小子真是奸诈!

????再一想到何昀和小鱼成了夫妻,而自己坐他们对面做客的场面,念北顿觉美梦破裂,失落万分,没法接受,毫不犹豫的一拳就挥了出去。

????……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掌贵》,方便以后阅读掌贵番外六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掌贵番外六并对掌贵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